Counjerstop

正体不明第两千亿零三十六万七千零八十三号

© Counjerstop
Powered by LOFTER

无趣

旧年

刺猬的优雅

饥饿游戏·嘲笑鸟(上)

因为我爱你啊

我深爱着


深深地爱着你


我走过你来时的路


栽种着你喜爱的花


浏览你流连忘返的书


我做着你做过的一切


不论悲伤还是难过


不管快乐还是兴奋


我都经历了你所经历的


因为我爱你啊

Fireworks

Happy New Year

相反的

擦肩而过


所有人都擦肩而过了


我停不下脚步


我为什么


只能相反


我曾想过摆脱一切


摆脱世界


摆脱命运


摆脱


突然

当时我是那么愤怒


当然还有悲伤


鼻子的酸和心中的遗憾交融


独特风味的寂寞小点


你突然就闯进来


带来了欢乐与难忘


然后突然就走了


你缓缓地向前步行


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白点


我跑着过去找你


一直在跑


跑得汗流浃背,泪流不止


我想休息


可是你是唯一一个给我快乐的人


我日夜不息地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跑了多远


当我们只有一步之遥时


你回头了,发现我了


突然发现,你没有表情


两秒过去了


我没有力气,我扑通地坐到地上


我真的太累了,但是看见你


突然,我好像还有一丝气息


吐...

头发

洗头的时候总是在用力搓揉油光满面的乱蓬蓬的头发


搓来搓去,揉来揉去


反复无常


可是在最后冲洗头发的时候白色泡沫渐渐地全部融入纯净的水里


结果头发上还是有着头屑,发端还在有许多分叉


所以不是一成不变吗


所以究竟是泡沫冲不干净还是水质没有看似那么干净


或是,洗的方法从一开始就不对


第二天照样油光满面


不过无论怎么寻找原因,头发还是洗不干净


在这期间,每一次梳头都会掉头发


从一丝到一丝丝


好害怕没有头发


便继续用原来的方法一直洗头,然后梳头


反反复复


久而久之已经开始呼吸不通畅,掉下头发也不去捡


感觉好像...

只是想见你

我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层雾,写信时像霾,面对时像烟


我好像看清你的脸


我伸手去抓,去挠,去抢


我无论如何都与你相隔不远只差一指之间


我无论如何都看不清


如梦

收音机在放《月亮河》

声音柔和多像 Audrey Hepburn

我静静地坐在月球上

世界只有黑白灰

手上拿着收音机

收听着不知道来自哪的信号

我小嘴小嘴地细细咀嚼那随身携带的让人恶心的难吃饼干

地球离我好远

"其实出现的一切都不可能"

"梦的原因吧"

我这样安静地享受这一切

我心中暗喜——

终于远离那个可怕的世界了

但我真的假装没有发现眼泪掉进饼干里

我哭了

我们,重蹈覆辙。

重蹈覆辙

其实如果可以 我希望dao是捣碎的捣

即使这样也只是重蹈覆辙吗

1.她

她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不仅不引人注目,也没有稳定的成绩,在学校里唯一会穿长裙的也只有她。
"你不怕别的女生歧视你吗?"
这种问题怎么可能问得出口。
我只能用开玩笑的口气挑逗她:"会有男生欺负你吗?或是会有没有什么猥琐变态揎你裙子?”
"怎么可能!"她用纤细的食指和中指推了推那副戴了三年的350度的浅紫色NBA眼镜。以前我还嘲笑过她既然不打篮球怎么眼镜就这么屌。
"也是,你们班的猥琐变态就只有你吧。"
"你才是猥琐变态你全家都是猥琐变态你这个...

TOP